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家鲁一夫

跋涉者思想的脊椎

 
 
 

日志

 
 

【转载花之梦博文】——我有位作家大哥鲁一夫  

2012-11-10 10:16:5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转载花之梦博文】——我有位大哥叫雪冬 - 雪冬 - wl.570624的博客

            
  一个月多前,我去东北做客的返回途中,因为从未去过天津,欲去感受一下那里的独特气氛,顺便会会从未谋面那个叫雪冬的老家伙,就和朋友(同是一个大院的姐姐)决计在天津下车 。临行前,短信告他:我们将在天津下车。他那里回复:一切我来安排,我会来接的,你这大眼睛!(在雪冬的圈子里,他就是这么叫我的),这样为我们省去了诸多的不便。 
      见到了雪冬大哥,我们之间好像没有客套和寒暄。他帮我又拉行李又背包的,显得和蔼可亲,一下子就拉近了我们的距离,就像大哥说的一样:谁让咱们都是大院的孩子,见着你们就是亲切!幽默的雪冬还打趣地问我:“唉?怎么,你眼睛也
不大呀。”我被逗得哈哈直笑,说你看见那张小时候瞪大眼睛的照片,是碰到尴尬事儿照的。
      雪冬大哥似乎是个接待能手,上了他的车后,并不是直接送往预定酒店,而是先带我们游览他认为值得一游的天津街景。津门故里---那里是热闹的天津古文化街,有各种各样的手工艺制作品和各式各样的小吃,如:杨柳青年画、“泥人张”彩塑和“风筝魏”风筝等,最为著名,雪冬大哥还特意为我们买了那里有名的小吃——天津卫茶汤,棉花糖,果仁张,十八街麻花。
【转载花之梦博文】——我有位大哥叫雪冬 - 雪冬 - wl.570624的博客
 
英式五大道,意大利风情街---天津最早的小洋楼住宅群,当年多为开辟租界的洋人们居住。后来成为一群民国时期要人名人的旧居住地,如张学良大帅府、梁启超公馆、溥仪公馆,曹锟寓所,孙殿英官邸,冯国璋洋楼等等等等。解放后,那里又成为市委要人和军政要人的居住地,雪冬大哥就从这片绿荫葱葱之中长大。现在的小洋楼成为天津重点文物保护区,每天都在接待者全世界观光的游客。
     在我眼里,雪冬大哥一点架子都没有,他就是个很随和的人,根本不像干部子弟,在路上他一直帮我背包包,拉行李,尽管不太沉。朋友对我说:你看他,就像个大哥哥的样,那么照顾你。  
       他不但是个很出色的导游,在每个景点上用他那积淀丰厚的知识为我们谈古论今做介绍;还兼摄影师为我们取景拍照;同时又是个兢兢业业为我们服务的车夫。为了我们更多地参观景点,他这个有着三十多年驾龄,经验丰富的老兵油子,竟胆敢超速穿梭于热闹的车水马龙中几次闯红灯,驶逆行。。。。。(事后过了一段时期,在雪冬大哥的博文里,我看到他为远道而来的朋友开车做向导,三次被罚款和扣分),真的很过意不去,太难为大哥了。 
      我与雪冬虽头次见面,却已经像老朋友一样坦诚随意,对于他的热情款待,我总觉得不好意思,一再表示过意不去,他发火了,说:你咋那么多废话?讨厌!看得出了吧,他就是个直言不讳性格爽快之人,一点都不掩饰自己。
      

【转载花之梦博文】——我有位大哥叫雪冬 - 雪冬 - wl.570624的博客

 之前 ,我们在“军人子弟”圈子里认识,在博客上已是神交数年的老朋友了。
      读文如读人,大哥是善良的富有同情心的人,在他很多的博文里便可读知。有篇博文他写了这样一段事情:他家住宅小区门口的保安每天都在烈日下面执勤,他看了实在不忍心,便掏钱给他们搭了个凉棚,又怕保安们不好意思接受无偿提供,就善意的谎言说那凉棚是现有的,搁着也是搁着。在《祖国啊---我只想摆个摊》里有一小段内容是这样写的:祖国啊,我只想摆个小摊,每天能赚点零花钱,给孩子缴纳学费,给自己上份保险,给父母养老送终。我要让我的孩子好好读书,不要像我这样废物。。。。。。他的博文里,常常可以看他对劳动人民的同情和对世态炎凉的愤慨。如:《卖炭翁新释》,《老英雄街头要饭》等等等等。  
       雪冬大哥是个敬重父母的大孝子,他是家里的长子,两个弟弟都在国外。为了照顾父母,他放弃了国外发展的机会,无怨无悔义不容辞地担起了照顾父母的责任。因为他觉得他是家里长子,老大就得做个好榜样来。他把父母的百年之事早就给安排了并买好了墓地。为了老人家开开心心的过好晚年生活,他多次地自驾车带着老人天南海北地去饱览祖国的大好河山,累计一个红军长征二万五千里行程,每个地方都留下了老人家的足迹和开心的笑容。他的博文《八千里我追寻着你》《亲——我要去远行别拦着》《这颗心被西进的车轮碾碎》里忠实地记录了这一切。
     雪冬大哥的博文里充满了回忆怀旧色彩,他写了很多很多怀念逝去的老革命,老首长,老干部,老艺术家,老朋友的文章。每次读到情深处,总会被文字深深地触动和垂泪。甚至他对自己的军马,爱犬都是那样充满深情,经常看到他写落泪的文字,这是个性情坦荡柔肠万种的真爷们儿。
【转载花之梦博文】——我有位大哥叫雪冬 - 雪冬 - wl.570624的博客

 大哥对同志对朋友表现极端的的热忱,这些不但在他的文章里可以看到,而且我自己也亲身体会感受到;但是,对不好的人或事他会站出来冷酷的抨击不留情面。有个叫“女子代表”近期心愿写到“结交品行端正,作风正派,志同道合,情趣、研究生以上学历,厅级以上行政职级,,副高级以上职称的三类朋友!”雪冬看了后觉得此人不厚道,便直言不讳地回复到“滨州的这位女子代表,您写在博首的近期心愿让我们很纠结,我以为是对我们这样的人物的一种亵渎。在博里,不管地位多高学问多大,丑俊高矮,人人都是平等的,您的三类人虽然可能在职务和职称上优先于我们(当然也包括您)但思想道德和文化底蕴及才能方面是否能凌驾于博友之上,我不敢苟同,其实我们都是平等的人,您这么择友,只能说明您的内心不够强大疑惑攀龙附凤,这句话会让博友很受伤,也会让您的受众面很窄,更会引起博友们的反感,建议您删除。我不是您所心愿的那三种人,即便是也不会和您做朋友,因为我觉得目的不纯,您绝对代表不了博客中的任何女子。尊请自知之。”不料惹怒了“女子代表”,招来一阵阵的口水。雪冬毫不示弱,据理力争,杂讽正抨,众多的博友也纷纷上来主持正义,力挺雪冬,终于邪不压正,“女子代表”落荒而逃。 “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雪冬用正义的作为,赢得了博友们和大家的支持。

【转载花之梦博文】——我有位大哥叫雪冬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军人出身的雪冬天生幽默,乐天,读雪冬的博文,真是一种享受,能把你笑得涕泗横流。他的风格独特,最擅长幽默调侃,搞笑自嘲,我常常看得忍不住哈哈大笑不能自己。这不仅是我一个人的感觉,所有看过他文章的人都认为他的文字特别诙谐幽默,给予很高的评价。当然了,他的文笔不乏有口无遮拦,偶尔粗话,大胆出口之个性(这也是博友们认同的),可以见得,他的骨子里还有点“兵痞”的味道,但这点坏坏的感觉正是他本质朴实率性所在。在《鸡儿毛儿蒜儿皮儿》有这段文字:“在韩国,我们会社社长娘们儿养了一只八哥,天天“哈赛呦“思密达”。有时见了我们还不时一句“巴里,巴里”(快,快的意思)。我就玩儿了坏门儿,私下里教它“草泥马”,于是乎,在那个岁月,韩国八哥将中国话“草泥马”演绎到极致,“草泥马”响彻在那一年的太极旗下。社长娘们儿懵懂的问我,这鸟说啥啦?我说:是中国话“您好”的意思。这娘们儿就一听八哥高昂着“草泥马”忙点头哈腰地答“耶,耶”(嗯,嗯)。每每乐得我肚肠痉挛。。。。。。在《朝花夕拾,那年,那些人,那档子事》也写到:说话间冯小刚从一辆不起眼的破车里履着双军跑布鞋,穿着件土不呛呛的皮夹克,蓬头垢面地钻了出来。小剧务屁颠屁颠儿地介绍着我介绍着他。冯导一把攥住我的手使劲地摇着。这小刚的脸像没蒸熟的包子——死摺一堆,咧嘴一笑,大牙花子狰狞,整个一个二赖子。我心说:你丫长成这样儿,还让不让我们活啦?北京咋会有这么磕碜的人?就哈哈大笑起来。冯小刚也堆砌着笑靥(虽然比哭还难看)向我求助。。。。。”每每看到这些幽默字眼,我都笑得不能自抑。

      慷慨又豪爽的雪冬有时候会犯傻,这个钢杆足球迷,在1993年那年,他坚信德国足球教练施拉普纳能带领中国足球国脚们冲出亚洲,为了表示坚定信念,他出资18万赞助中国足球,还忙前忙后给中国队呐喊助威,结果是竹篮打水一场空,让他恨铁不成钢哭干了泪。
       我觉得,要想了解一个人,你可以通过看他的文字思想和行为方向,就可大致知道他是怎么一个人 。雪冬大哥是个好人,是个有思想有道德有个性有学问的人,是个多才多艺风趣幽默的人,是个铮铮铁骨的军中硬汉,那就在结尾的时候,给大家看看雪冬大哥的一些字画作品吧。  网址:
http://wl.570624.blog.163.com/album/#m=1&aid=136495180&p=1  


    
  



 
 
 
 
 
 
 
 
 
  评论这张
 
阅读(2228)| 评论(19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