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家鲁一夫

跋涉者思想的脊椎

 
 
 

日志

 
 

(原创伤痕文学)《雷人的事》——微小说  

2012-04-15 10:46:5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原创伤痕文学)《匪夷所思》——小小说 - 雪冬(太行山人) - wl.570624的博客
                 老雷姓雷和老雷叫雷风都和老雷无关。

但老雷就觉得很荣光。八百年前是一家,沾亲带故咧。

上世纪50年代前,老雷的父母在东北那嘎嗒当兵打仗,剿匪锄奸风风火火。和平年代造人也雷厉风行。一口气鼓捣出三个“带把的”。老雷的爹小雷性格使然,就一拍脑门儿,给三个秃瓢分别起名:厉,风,行。就有了那个年代政治部主任老舒写的书法“雷厉风行”在老雷家的客厅一直挂到50年后的今天。

老雷叫雷风是因为他行二。这光荣的名气伴着他从小雷到老雷。几十年里就自觉地向雷锋看齐。老雷说:不能给咱老雷家丢脸。老雷又说:在部队,每当做件好事或嘉奖,立功,入党,首长大会小会号召“向咱们的雷风同志学习”,就觉得自己很雷锋。老雷还说:谁让老爹给咱起了个雷风,沾光咧。

逼近退休年龄的老雷沧桑的活着,几十年风风雨雨就觉得活的很卑微。

老雷没有了往日的风云,锐气和实力。往日,那雷锋学的,为灾区为新中国的体育事业大笔一挥一掷千金的捐款捐物何等豪迈。路遇伤者,停车施救,一夜守护陌生人身边看他转危为安。老雷甚至在受益者痛哭跪拜恩人追问姓名时都不敢说自己叫“雷风”。老雷怕自己欺世盗名。

卑微的老雷身体力行默默地小学雷锋,着眼“于细微之处”见滴水之恩。

                                                 (二)

老雷每天早上六点从家里准时出来等单位七点的班车。老雷说:汽油比香油还贵就不开自己的车了。老雷又说:等哪位高人研究出地沟油做燃料后我再开。老雷开始占公家的便宜。

老雷从六点到七点一个小时的空余中其实也在寻找学雷锋的事。

班车站旁有一对儿比老雷还沧桑的残疾夫妇卖报纸。老雷就调查研究。男的是知青,当年毛主席的红卫兵。响应号召下乡接受再教育。一次打井掉了下去,20米自由落体让他的腿很受伤,农村医疗条件又不行,知青终成残废。从没上过岗的老伴儿是“村里有个姑娘叫小芳”,手指头有点儿小残,无大碍。成分是地主阶级,属于被专政的对象。小芳说:其实也就几亩糙地一头牛,雇俩差点儿饿死了的村民当长工帮忙打理。包吃包住窝头咸菜,长工乐不思蜀。地主家人吃糠舔盐维持生活。

没有人干涉地主学雷锋。老地主向当年他家的长工当时的村干部请求获准后把他接到家里,由“地主阶级的孝子贤孙”小芳伺候饮食起居。一来二去这老兄腿见好,久而久之这小芳情见涨,后来便是水到渠成,,,,,。

前几年有政策,孩子可以回城,土生土长在农村的女儿《户口本》第一页便写的清晰:“非农业人口,原籍:天津”。而这两口子仍然是“农业人口”,依然固守着那几亩老地主留下来的薄地。

卖报纸是两年前的事。

飞速发展的城市化建设让一条高速公路无情地穿越了地主的几亩薄地,农民赖以生存的土地被国家征用,两口子无“地“自容。便告别家乡投靠女儿。除了干点儿农活儿便再无生存手段的残疾人在大都市里风雨飘摇。俩人儿便租了间8个平方的小屋栖身后开始了“不等天明去卖报,一面走,一面叫,今天的新闻真正好,七个铜板就买两份报”的报贩生涯,,,,,。

老雷探底后鼻子就有点儿发酸,琢磨着咋样资助一下又合情合理不太难堪。老雷为这事确实伤了脑筋,有几宿是在床上翻着个儿。

老雷开始了每天买报。早报,参考,良友,环球,大凡新报全买。

老雷付款从不找零。

老雷干脆付一周七天的报钱。

其实老雷单位有报。

其实老雷家里订报。

其实老雷六,日公休。

老雷和卖报的混了脸熟。老雷有时故意多买两份早点留在报摊儿说:买多了吃不了。

老雷后来干脆花钱卖报不拿走,站在马路边上看上几眼耗时间,说:没内容。再交给报贩继续换得银两,,,,,。

老雷用这种方式资助弱者。

老雷所作的一切是觉得让雷锋精神不死。

                                               (三)

         ,,,,,老雷老了,病倒在床上需要一段时间疗伤。

老雷嘱咐同事继续以他的方式到报摊儿买报。

那天,有点儿阴霾,春风嗖嗖就有立秋的感觉。老雷在家中看报就想起了那个报摊儿,想起了那对儿残疾的报贩。老雷抄起电话打给同事,落实嘱咐。

老雷听到了一阵嘲笑和沉默。

老雷对着电话着急上火。

老雷太想得到报贩对自己的感谢和认知,太想听到他们传来一声亲切的问候。毕竟他做过雷锋的事,毕竟他此时病榻上。

老雷穷追不舍,老雷的同事无奈将报贩的“原版语音”做了如下链接:

老妪说“有病,那个人脑子进水了吧?花钱买报不拿走”。

老汉答“这主儿就是个大傻逼”,,,,,。

有病的老雷,让她说的很准。老雷的就心“咯噔”一下犯堵,雷锋塔訇然倒塌。手无力地垂下,话筒掉在地上滚了两滚儿,空旷宁静的屋里依然听得到银线那头同事愧疚的喊声:老雷,你可别生气啊,,,,,。

 

                 两小时草就于4月15日薄雾清晨的匆匆中

                             注:除人物名拟,叙事真实,绝非虚构。

  评论这张
 
阅读(1818)| 评论(6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