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家鲁一夫

跋涉者思想的脊椎

 
 
 

日志

 
 

快板书《刺杀孙传芳》  

2016-11-20 14:19: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快板书《刺杀孙传芳》 - 鲁一夫 - wl.570624的博客

 (白)1935年11月13日,天津佛教居士林发生了一起震惊中外的大案:死者连中三枪脑浆飞溅,当场命见阎王。行刺者乃蓄志十载,手刃父仇,三十妙龄才女之施剑翘。死者即北洋军阀前五省联军总司令大名鼎鼎之武将孙传芳。
军阀混战天溃疡,
女娲下凡补脓疮。
流离失所百姓苦,
山河破碎祖国殇。
天下离乱硝烟起,
哀鸿遍野土地荒。
在这一九二五年,
满目疮痍的神州华夏遭了秧。
黑云滚滚遮晴日,
军阀割据占八方。
他们刀光掠影分派系,
有枪便是那个草头王。
往东北看,有奉系军阀张作霖,
北平有,一统华北的直系曹锟,冯国璋 。
桂系军阀,盘踞两广,
阎老西儿占山为王就把那个土皇当。
段祺瑞联袂吴佩孚在江南称一霸,
滇系军阀李,陆,唐。
西北孙岳,马步芳,
统帅就是那个冯玉祥。
那个当了81天短命的土皇帝,
袁世凯军阀的生涯在北洋。
今天我打起那个竹板说东南,
这民国大案和这里的军阀有关联。
往东南看,山河壮丽似锦秀,
地肥水美百花香。
更有那:福建的桔,碧螺春的茶,阳澄湖的闸蟹,老鸭汤。
江西的瓷,西湖的景,馋人的火腿在金华乡。
黄山迎客观日出,
毛峰一壶品芳香。
眺望庐山仙人洞,
灯红酒绿看浦江。
东南的闽、苏、皖、浙,赣,
五省联帅就是那个土鳖孙传芳。

这些好吃好玩好喝好乐的一切全都让他霸了占,

还收买拉拢了青红帮。
孙伙计本是直系军阀一个干将,
二五年,军阀混战打败了奉军逞凶狂。
武装占据江苏,安徽与上海,
统辖东南,成为了直系军阀豺狼成性最大的一个魔王。
他出身贫寒可心毒辣,
手段残暴凶神恶煞。
目空一切,趾高气扬。
竟以弑血成河为佳景,
草菅人命害忠良。
叫嚣着:“杀,杀,杀,杀,杀,杀,杀,
天生万物以养人,
人无一德以报天苍。”
孙屠夫祸害五省六年整,
把美丽富饶的祖国东南,
变成了,狼烟四起,弹痕遍地,腥风血雨,尸骨成山的屠宰场。
北伐战争,横扫千军如卷席,
孙传芳失去了地盘丢了枪。
一夜间成了一条人人喊打的丧家犬,
再不是,曾经耀武扬威的中山狼。
九一八,鬼子在东北开了枪,
孙传芳鞋底子抹油——赶紧溜啊,嗖嗖嗖,比他妈兔子跑得快,
乘坐火车逃到天津卫,
购房置地就把那个寓公当。
终日里阿弥陀佛参神礼佛事,
忏悔自己杀人如麻,罪孽深重,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疗旧伤。
在天津东南角投资修建居士林,
经常是亲自诵经到禅房。
(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这魔鬼要把那个孙子装啦。”
孙传芳隐姓埋名装模作样成了居士,
可世上哪有不透风的墙。
有这么一位家居太原的小女子,
闻听消息摩拳又擦掌。
十年前杀父之仇未曾报,
今天我要雪耻手刃这个魔王。
此女姓施名剑翘,
是奉系第二军军长施从滨将军的掌上明珠大姑娘。
您要问这仇恨哪里来?
听我用评书简单几句说端详:
(评书白)“话说1925年秋,军阀混战,天下大乱,那是相当的乱。奉系军阀张宗昌与直系军阀孙传芳为争夺安徽、江苏两省地盘展开了战斗,那是你死我活啊。任前敌总指挥的施从滨奉张宗昌之命迎头截击。孙传芳连发三封电报劝降施将军暗度陈仓,但施老将军为人正直,一仆绝不二主,没搭理那臭小子,反而孤军挥戈南下。不料在皖北兵败受俘全军覆没,轻敌呦。这孙传芳傲慢无礼,以常胜将军自诩,哈哈一笑说“你老小子不服咋地?今天犯我手里,死定了”。残暴的大刀队将三星上将施从滨全身衣服扒光,咔嚓嚓,嗖,的一声血光飞溅,斩首于蚌埠车站,并将其头颅悬挂在光天化日寒雨秋风中。还命人在白布上用红字写着"新任安徽督办施从滨之头",示众三天三夜百般羞辱”。
话当年施姑娘芳龄二十正,
毕业于天津师范大学堂。
他曾经大家闺秀裹着足,
琴棋书画响当当。
受将军父亲万般溺爱长大励志做英雄,
更崇拜鉴湖女侠秋瑾舞刀枪。
这杀父之仇何时才能报,
施剑翘,春来冬去不管酷暑与严寒,
十年间,每天盯着那个孙传芳。
她常想:“这丑恶世界太荒唐,
谁相信法律能把那个正义来申张?
军阀列强照样肆无忌惮屠杀人,
国民政府软弱无能卑恭屈膝丧尽天良。
所有的冤案,惨案,旧案,谜案,无头案,
依然是沉冤大海愚弄百姓暗度陈仓。
有道是,冤有头来债有主,
朋友来了有好酒,
豺狼来了有猎枪。
风萧萧易水寒,
我要学荆轲刺秦王。
浩气长存天下颂,
名垂千古永流芳。
替父为民来把那个魔王除,
一定要,让他死无葬身地见阎王。”
施姑娘举家来到了天津卫,
化名“董慧”,租了间房子把身藏。
她经常混进居士林的人群中,
暗中观察孙传芳。
还设计了一款口袋超大的风雨衣,
为的是,好吧那个武器兜儿中藏。
下手的日子定在了11月13日,
十年前的今天,老父亲殒命在郊荒。
这一天,树上的枫叶染了秋,
宛若鲜血遮寒霜。
阴霾的天上下起了雨,
冷风嗖嗖透心儿凉。
老天爷垂泪悼将军,
苍天有眼助姑娘。
施剑翘从容不迫心笃定,

穿好了大衣整行装。

蓝布的裤挂熨的平整,

一朵白色的菊花就在那个胸前镶。

鹅蛋圆的脸上略施粉黛,

两道蚕眉好像那弯弓护眼窗。

崭新的勃朗宁手枪放进了兜儿,
烤漆锃亮发着蓝光。

替父报仇就用它了,

三颗子弹就顶上了膛。
施姑娘修剪了短发透着利落,
手拎着皮包有一沓传单里面藏。
行刺前,她偷偷地写了一份遗嘱放床上,
抱着必死的信念,

嘱托家人把自己的遗体葬在父亲的墓穴旁。
深情地亲吻了一下孩子的脸,
便推开门义无反顾奔了佛堂。
孙传芳住在十里外的英租界,

英格兰式的别墅小洋房。

外国巡捕不分昼夜来把守,
壁垒森严,电网高墙。
他自知一生作恶多端树敌多。
说不定哪天就见了阎王。
这一天,这个法号智园的和尚哪里想到死期到,
悠闲地在书房品茶习字挠着痒痒。
吃过饭稍事休息逗了会儿鸟,
差佣人帮忙穿上了袈裟,布鞋一双。

今天有主持把重要的法事做,

我还要传道诵经讲金刚。

时针指向两点整,

孙传芳坐上那辆牌照为1093的黑色雪福莱。
“滴滴滴”喇叭声声出了门儿,

闭目养神,稳坐在后排车座上。

这小子临死前还要把那正人君子装。

居士林里佛光普照,香烟缭绕,

大堂上虔诚肃静,灯火辉煌。

施姑娘此刻已经等了三个点儿,
握枪柄手心儿发烫眼发光。
仇人马上就要见了,
血债要用血来偿,
我必须稳狠准,枪枪命中他的胸膛。
说话间,孙传芳来到了经堂前,

丝绸的大褂穿在身上。

八字的胡须浓又密,

锃亮的秃瓢泛着青光。

手捏着一串儿佛珠嘟囔着嘴,

贼眉鼠眼,四下张望。

“哟,这大礼拜的,来人可是不多啊,

莫非今天下雨水汪汪?”。
他心想:“如今兵荒马乱人心惶,
今生都还照顾不全,

谁还有多余的心思关心来世想国殇”?
梵铃一响,他默默地打坐在前排的蒲团上,
下意识伸出了僧袍的袖子,
掸了掸身上的灰尘上了香。
开始屏息静心,面朝佛祖两腿下跪把头磕,
嘴里头还叽里呱啦的念佛腔。
施剑翘本来坐在了最后面,
隔着几排善男信女远离孙传芳。
这个距离看不清仇人的脸,

若开枪会把那个无辜伤。

我必须想尽办法靠近他身旁,

面对面枪崩了这个军阀老流氓。

想到着,她故意站起身子提高嗓门儿大声嚷:

“管事的,后面的炉子烤得我太热了,

我听不到梵音看不见光。”
一位管事的居士接了茬:
“哎呀,你不会到前面坐吗?
我的虔诚的傻姑娘。

到前面,释迦摩尼瞅着你,

佛祖就在你的眼中央。”
施剑翘施礼谢后向前走,
几步就走到了仇人的右后方。

孙传芳回头看了一眼施姑娘,

还点头一笑咧腮帮。

他哪里想到这是要他命来的,

更不晓得这就是施老将军独生的女儿大姑娘。

十年前的血债今天偿,

孙传芳立马就要见阴阳。

施剑翘站在他身后止住步,

迅速从皮包里拔出了枪。

拉开枪栓打开保险机儿,

心中的怒火已经烧透了她的心房。
刻不容缓对准他的秃头就把那个枪机儿扳,
只听到“砰”的一声响,
子弹飞出见血光。
孙传芳一声没哼訇然倒下身,
后脑勺儿上吃了一枪。
只见他乌龟王八一样趴在地,

噗蹬蹬,两腿儿乱蹬手伸长。

嘴角里突突的冒着血沫,

脑袋上牛眼大的窟窿开了天窗。

这魔王死猪一样不怕开水烫啦,

闭着一双狗眼就入了梦乡。
施姑娘一个箭步跨在了他的身上,
零距离又朝他的太阳穴和腰部各射一枪。
随着“砰砰”又是两声响,
孙传芳更是面门朝地嘴啃泥,
迸流一地红白脑髓加血浆。

往日的凶神恶煞无了踪影,

像一条赖皮死狗断了脊梁。
一代枭雄瞬间变成了臭粪汤,
两腿儿一蹬把命亡。
众道友如梦乍醒,魂飞魄散,
一个个瘫坐在原地上。
竟然没人想到往寺外去奔逃。
只是有几个娘们儿低声抽泣哭爹又叫娘。
施姑娘见大仇已报面带笑,
轻喝一声惊佛堂:
“各位道友不要怕,我为父亲报仇,决不会伤及无辜!”
施剑翘说完把枪撂。
从包里掏出传单一把撒在堂中央。
只见上面写道:
“今天我施剑翘打死孙传芳,一是为先父施从滨报了仇。二是我《告国人书中》写的详。三,仇人已死命抵命,我现在就向法院来自首。四,报仇雪恨,惊骇各位,谨以至诚向居士林及各位先生表示歉意”。
传单背面印着一首七绝诗,
这是侠女剑客在诉衷肠:
“父仇未敢片时忘,
更痛萱堂两鬓霜。
纵怕重伤慈母意,
时机不许再延长”。
说到这您一定会问“这姑娘命运该如何”?
我说上几句解迷茫。
民国奇女惊天一声响,
替父报仇崩了那个人神共愤的孙传芳。
为民除害英雄胆,
各界民众声援忙。
事迹传遍了全中国。
媒体报纸宣主张。
舆论一边倒向施剑翘,
咒骂咎由自取,遗臭万年,死有余辜的孙传芳。
施剑翘在狱中羁押了九个月,
特赦释放恢复自由重见光明回家乡。
这正是:
小女子十年磨剑报冤仇,
居士林三枪毙命孙传芳。
恶有恶报坏蛋死去臭千里,
善有善报侠女身后永流芳。

快板书《刺杀孙传芳》 - 鲁一夫 - wl.570624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50)|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