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家鲁一夫

跋涉者思想的脊椎

 
 
 

日志

 
 

津味快板《酒鬼王二江》   

2016-11-05 14:06:39|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快板《酒鬼王二江》 - 鲁一夫 - wl.570624的博客

天怕无时地怕荒,
小鸡子最怕黄鼠狼。
罗锅儿就怕仰着脸儿睡,
眼有病就怕瞧太阳。
大姑娘就怕嫁错了人,
要饭的最怕狗咬伤。
借钱的就怕催债的鬼,
杀人的最怕把命偿。
喝大酒的怕人说他喝得少,
长秃疮的怕痒痒。
今天我说说这位王酒鬼,
喝醉酒就怕撞南墙。
这小子大名王二江,
家住河东大王庄。
他的爸爸本是一个老酒鬼,
有什么样的爹就有什么样的小儿郎。
两岁时,老酒鬼开始调教他的酒量,
经常用那个筷子蘸酒让他尝。
这招儿尝到了十几岁,
王二江酒量蹭蹭蹭的往上涨。
早上喝,中午仰,晚上法定干一场。
白天闷上半斤二锅头,
到了晚上,再整上它一瓶直沽高粱。
年复一年顿顿酒,
一顿不喝就心发慌。
一把瓜子儿嘬顿酒,
两片儿橘子就能酎进一斤猫尿迷魂汤。
日积月累的空酒瓶,
顺着那个墙根儿就摞上了房。
喝死了亲爹气死了娘,
老两口两腿儿一蹬脖子挺,
岁数不大就见了阎王。

王酒鬼喝酒喝的阳了痿,
传宗接代到他这辈儿全都黄(了)。
连自己的老婆也和他拜拜一声说再见,
卷包儿走人上了那个别人床。
王二江鳏寡孤独人一个,
抱着那个酒瓶混时光。
这些年王二江喝酒喝出了一点小名气,
要不信您就到了河东访一访。
那个酒鬼狗食下三滥,
痞子无赖王二江。
他喝完常常光着膀子站在大街上,
扯着嗓门儿大嚷嚷:
(白)“谁人不知谁人敢挡
我揍似大名鼎鼎的酒鬼王”。
这哥们儿酒后胡说八道撒酒疯儿,
没品没德没教养。
摔杯子砸碗骂大街,
张嘴儿就吐,随地撒尿,还把那衣服全脱光。
今天抱住那个电线杆子就亲嘴儿,
明天就玩他一段儿侯哥儿的小品《司马光砸缸》。
白天拽住个路人跳舞扭屁股,
到了晚上,楼道里挤眉弄眼儿呲牙咧嘴装扮成了一个大灰狼。
他是专吓孩子和姑娘。
窃鸡摸狗是常态,
小偷小摸,顺手牵羊。
经常是犄角旮旯树根儿底下席地躺,

有几次还把那个便道牙子当了睡床。
派出所公安没少接报警,
半夜三更更忙坏了居委会的那帮大娘。
邻居们拿他没了辙,
谁招惹了他,明天你家玻璃准遭殃。
王二江被治安拘留了十几次,
可论罪不够蹲班房。
臭遍了街,臭遍了坊,臭遍了河东大王庄。
坟头上插烟卷儿——他是缺德带冒烟儿,
还外带脚底儿流脓,头上长疮。
白:坏透啦。
话说在酒鬼王的家门口,
有一对儿夫妻租了一个门脸儿就卖羊汤。
小两口三十啷当岁,
老家就在山东单县的杨各庄。
小伙子身高五尺是个彪形的汉,
曾经在武警部队扛过枪。
这小媳妇,模样儿长得那是水汪汪,
柳叶的眉,樱桃的嘴儿,睫毛一眨透着那个一对儿眼皮儿双。
粉扑扑脸蛋儿迷人的笑,
两个酒窝儿不偏不斜不上不下正正好好就在那个嘴巴子两边儿镶。
小两口为了打拼背井离乡,

就是要,自食其力攒几个钱儿后盖新房。
顺便在生上两个娃,
重摆那个酒席办嫁妆。
有条件再把那农村的父母接到天津卫,
脱贫致富,一家人子孙满堂孝爹娘。
小夫妻起早贪黑辛勤劳作生意忙,
服务热情价钱公道传四方。
经常是顾客盈门车水马龙,
还有那驾车团购攒局儿来这喝羊汤。
家门口自从有了这个馆儿,
酒鬼王三天两头蹭羊汤。
不是白吃霸王餐,
就是酒后无德耍猖狂。
一瓶酒磨磨唧唧喝到后半夜,
还一个劲儿的摔瓶子砸杯骂爹又日娘。
小两口忍气吞声不惹他,
知道他是混蛋一个臭流氓。
犯不着跟他生闷气,
和气生财口留香。
这一天,太阳照的那是暖洋洋,
可到了晚上,云低雾瘴,不见月亮。
酒鬼王中午喝的已经醉醺醺,
两腿发飘咣荡荡。
手里挥舞着上衣转圈儿的摇,
光着上身进门儿冲着人家媳妇就嚷嚷:
(白)“哎,我说(suo)你,你,你这小娘们儿,
看你
哥儿来咋就不懂的把客让。
我看你是找倒霉了,还他妈的想干不想干啦?
不伺候好老子,我让你关门停业明儿个就离开天津回家乡。
快,给老子拿瓶二锅头,
再来碗血豆腐和羊汤。
多放点儿香菜酱豆腐韭菜花,
别提钱,一会儿让你爷们儿给我来结账”。
说着话,一把拉过来老板娘,
张开那个臭嘴就啃腮帮。
两个爪子还不时弦儿,
从背后搂住了娇小的身体就摸乳房。
小媳妇吓得脸煞白,
哭着大喊“老公,有人对我耍流氓”。
小伙子正在厨房盛羊汤,
听到了媳妇呼喊带着哭腔。
一个箭步冲到餐桌旁,
怒火燃烧如同那个刀子戳胸膛。
王二江搂着人家媳妇依然没松手,
没皮没脸,嘴里头留着哈喇子还直嘟囔:
(白)“嘿,小兔崽子,介似嘎嘛?
你他妈横眉立目的想替她来拔怆?
在介地界儿你不访一访,
连警察都不敢把我怎么样。
喝你碗羊汤是看得起你,
没敛你保护费就算老子宽宏又大量。
你他妈的外地的老袒儿不服咋地?老实点儿,
有今儿没明儿,得罪了我你就崴了泥,

信不信,现在我就把你娘们儿拽上我的床。
我嗦,你信不信啊.信不信....”。

说话间,又把老板娘的腰眼儿紧紧的搂,

得寸进尺把火儿炝。
得,王二江欺人太甚嘴巴狂,

满不在乎更嚣张。
挑衅着小伙子的底线把心伤。
这阵势旁人哪敢再吱腔儿,
纷纷撂下碗筷儿,脚底抹油儿——撒了殃。
羊汤馆儿顿时无了人,

空气凝固场面僵。
小伙子攥紧的拳头嘎嘎响,

豹眼一瞪火上梁。
心里想,“买卖砸了不算啥,
这老婆受辱真窝囊。
我血气方刚的一个老爷们儿,
吃苦受累,流血流汗可一定不能把心伤。
咱虽说是外地的农村人,
但人人平等,总不能在大城市里低三下四把狗当。
今天我宁可买卖不做关了门,
也要为民除害狠狠教训这个狗烂儿地痞臭流氓”。
想到着一拳冲着他的面门去,
二拳打在他的嘴上方,
三拳四拳出手快,
拳拳捶在他的脸中央。
飞起一脚扫在他的下三路,
第二脚直接踹在了他的裤裆。
王二江,扑蹬蹬来了一个狗啃屎,

浑身发抖捂着裆。

满脸是血门牙掉,

眼泡儿肿的像浓疮。
头顶上凸起了三个蒙古包,

那张嘴,咧开一条弧线到腮帮。
他像被杀的猪一样不停的嚎,
声声抽泣带着哭腔。
往日的飞扬跋扈凶神恶煞不见踪影,

像乌龟一样趴在地上把那王八装。

还喘着那个粗气唤爹娘。
更像那一条癞皮狗,

筋骨酥软它断了脊梁。
嘴里磕磕巴巴吐着字儿,
血沫子顺着那个嘴角鼻孔往外淌。

(白)“哎呦哎,小兄弟哟,

你的拳头可真叫硬哦,

像十八磅的铁锤在凿墙。

四拳就把我打得蒙了圈,

我这张脸没法要了,

整个一个猪头花和尚。

饶了我吧,求求您别再下手把我伤。
我揍似混蛋狗食下三烂,
我揍似赖皮臭猪张二江。
我揍似流氓混混儿小玩儿闹,
我他妈脑袋上面长秃疮。
我有眼不识金镶玉,
我这(zei)回是眼浊嘴臭脑子进水撞了南墙。
今后再也不到这里来捣乱,
更不会调戏妇女耍流氓。
您饶了我条狗命行不行?

我给妹子磕头作揖烧高香。

我口袋里还有几个钱,

现在就把欠你的饭钱全补上”。
求您千万别可报警

咱们私了(liao)可协商。

我在局子里都挂了号了,
这回要是再进去,
一准儿是啃窝头咸菜蹲牢房。
您高抬贵手放我自己去瞧病,
和您一毛钱关系都没连牵。
只当是,放屁砸着了脚后跟儿,

我出门儿踩上了一块西瓜皮,
不小心四仰八叉自己摔出的伤。
小两口听完了这番话,
得饶人处软心肠。
大丈夫义正言辞说了话,
话一出口有份量:
(白)“今后你老实做人走正道,
别再混吃等死,横行霸道,吃拿卡要,危害一方称霸王。
酒喝适量方为好,
酗酒伤身把命丧。
今天我下手不狠算客气,
要是当年部队上,

我拿你当沙袋练散打,哼,
你早就哏屁朝凉卖了拔糖”。
王二江听完磕头如捣蒜,
把那地板震的咚咚咚的响叮当。
连滚带爬的逃出了羊汤馆儿,

像小丑一样透着荒唐。

王二江,酒鬼王,
从此后销声匿迹音信渺茫。

太平盛世依然在,

祥和又见大王庄。
小两口声张正义除暴安良,
老百姓拍手叫好传遍四方,
羊汤馆更加名声大振,
食客们络绎不绝争先品尝。

买卖兴隆融通四海,

财源茂盛畅达三江。

这正是:
武二郎三拳醉打镇关西,
小老板四拳镇服了酒鬼王。
文明社会彰显正能量,
让邪恶势力无处可藏。

 

 


 

  评论这张
 
阅读(795)|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