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作家鲁一夫

跋涉者思想的脊椎

 
 
 

日志

 
 

快板书《劈山救母》   

2017-03-17 18:47: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快板书《劈山救母》 - 作家鲁一夫 - wl.570624的博客

 一轮明月照山岗,
自古华山泛银光。
山脚下跪着人两个,
嚎啕恸哭泪汪汪。
大个子俊秀文雅是个书生、
姓刘名向字彦昌。
身旁跪着一个少年娃,
是书生的儿子叫沉香。
小儿郎把那个父母想,
见到了生父就思亲娘。
这书生,连夜把儿带到山角下,
跪拜苍天,冲着那个华山开了腔:
“儿呀儿,我的小沉香!
你莫要难过哭断肠,
尘世多变有邪恶,
听我道来别悲伤。
你母亲本是上界尘世的三圣母
叱诧风云,超脱凡俗的神娘娘。
那一日我避雨躲进了刹庙内,
抬眼望,
见你娘,三圣母尊驾威仪在殿堂,
你爹我,心中一时燃起爱恋的火,
墙上挥笔赋诗忙:
上写着:
远看圣母仪态美,
近看娘子秀端庄。
天涯何处无芳草,
愿结连理诉衷肠。
你娘她不嫌我一介穷书生,
柔情似水情深长!
圣女下凡天仙配,
夫妻恩爱度时光。
再后来,你爹我进京去赶考,
惜别时,将一块祖传的“沉香”给了你娘。
此时你娘,身怀六甲有了孕,
我们约定,生了男孩儿就叫“沉香”。

那一日、王母娘娘蟠桃会,
宴会上未见你亲娘。
二郎神本是你的亲娘舅,
只可恨,他性情暴戾太乖张;
说什么:仙凡相配违天规,
门当户对才不荒唐。
怒冲冲来到华山下,
凶神恶煞捉你娘。
一挥手放出了神兽哮天犬,
嗖嗖嗖,刷刷刷,恶狗扑食汪汪汪。
犬牙开合死命的咬,
狗仗人势逞凶狂。
你娘唯恐伤了腹中的你,
使出浑身解数把这恶兽搪。
二郎神一看难取胜,
召回了狗犬亲自出山降三娘。
这狗眼看人就是低啊,
琢磨着“这娘们儿啥时练就的这般术,
挺着个肚子还逞强?
我要不亲自上阵把你捉,
你哥我就不是饿狼是绵羊”。
二郎神思罢亮绝活儿,
挥舞起他那三尖两刃枪。
直奔三娘的面门去,
还不时冲着隆起的肚皮扎几枪。
好三娘、临危不惧取出神器宝莲灯,
刷拉拉,只见那华山顶上电闪雷鸣七色光。
飞禽走兽无了踪影,
花草树木塌了秧。
又好像旱地下了一场及时雨,
菩萨保佑烧高香。
这阵势惊天动地力无比,
震慑了亲娘舅舅神二郎:
“我得妈呀,这是要撮死的节奏啊,
脚底抹油——咱赶紧溜,
再不跑,就歇菜啦,咱小命儿就撂这个地方”。
二郎神,腾,的一个跟头连空翻,
连滚带爬逃回天庭暂时不敢狂。
可二郎神是小人一个坏透了膛,
几天后,琢磨出一条毒计腹中藏。
又派出了爪牙哮天犬,
面授机宜趁夜色,
五更十分盗闺房。
偷走了神器宝莲灯,
还顺手点了一把柴火烧了房。
这狗东西,踏着薄雾飞身去,
嗖,嗖,嗖,窜回了天庭去领赏。
你的娘,
釜底抽薪丢了宝,
霎时间,束手无策没了主张。
就好像精卫填海没有土,
女娲补天少了人帮。
将军上马掉了兵器,
利箭弓满弦未张。
无可奈何花落去,
你娘她,忍气吞声生下你、
被二郎神捉拿压在这华山黑风洞口旁。
忍辱负重度岁月,
受尽苦难熬时光。
只盼你长大成人后,
战妖魔救出你亲娘。"

小沉香听完爹爹的话,
又一次、放声大哭好凄凉。
八岁的孩子心中苦,
一声声呼唤娘啊娘。
暗暗就把那个决心下,
复仇励志舞刀枪。
不管到天涯与海角,
战胜恶魔二郎神,
救出苦海我的娘,

这爷俩的哭声悲切切,
感动了,路过此地的霹雳大仙好心肠。
大仙他、知晓了内情动恻隐,
拉过沉香说端详:
“这孩子天庭饱满豹子眼,
鼻直口阔血性张。
将来定是一个好材料,
顶天立地的男儿郎。
来来来,你跟我上山学武艺,
我教你千锤百炼再成钢。
身怀绝技才能走天下,
有本领方可救你娘!”
大仙他,说完话拉起那个沉香拔脚走,
腾云驾雾就奔了他乡。

这沉香,跟随大仙学武艺,
苦练这棍棒与刀枪。
心中有梦立志向,
不忘初心志更强。
为救娘、三更苦练闻鸡唱,
为救娘、夜晚发力披星光。
为救娘、不怕三伏酷暑热,
为救娘、何惧三九北风狂。
光阴如梭岁月递,
学富八车见功良。
六韬三略谋良策,
七十三变艺高强。
一转眼到了二八一十六,
豆蔻岁年成栋梁。
报仇雪恨的时机已来到,
小沉香,跪别师父去救娘。
这大仙,捋了一把雪白的胡子,伸出拇指连声赞,
馈赠他,一柄开山大斧沉甸甸乌黑铮亮锋刃长。
美少年、小沉香,
挺胸膛、头高昂,
威风凛凛闯四方。
开山斧、肩上扛,
踏征程、迎朝阳。
穿过松林翻山岭,
越过小溪跨大江。
为娘亲、千难万险无阻挡,
刀山敢上火海?。
这一日登上华山顶,
只见那,旭日东升披霞光。
沉香抡起了开山斧,
丹田运气臂膀张。
冲着四野大喝二郎神,
山谷就把那个回音荡:
“我就是当年的小沉香——沉香——香香香,,,,
你害我父母生死两茫茫。
今天我救母和你算总账——总账——帐帐帐,,,,
有种你出来过刀枪,,,枪,,,枪,,,枪”。

二郎神听到了回音有点儿慌,
战战兢兢来到了山顶旁。
眯起了一双老鼠眼,
看着那个沉香细思量。
这沉香,二八少年体态棒,
身高八尺,草鞋一双。
虎眉下藏着一双豹子眼,
两粒眸子炯炯有神炬着光。
囗若含丹高鼻梁,
面如重枣红脸膛。
马蜂腰、乍背膀,
双脚锥立华山岗,
真是威风凛凛、仪表堂堂。
手里头紧紧攥着那把开山斧,
浩气冲天震八方。

二郎神此刻估计吓的是尿了裤,
气若游丝搭了腔:
“这英雄好汉少儿郎,
怎么这么眼熟声音详?
莫非是打碎骨头连着筋,
我那多年不见的外甥小沉香?
外甥你多年不见变了模样,
舅舅我时时刻刻把你想。
快放下板斧消消气儿,
咱们有话好说唠家常。
舅舅我劝你不要太冲动,
亲戚里道儿的咱可别把那个和气伤。"
沉香他蔑视了眼光微微一笑,
指着他的鼻子义正词严开了腔:
“哼,装孙子,你还知道亲戚一场把那舅舅当?
其实你早已六亲不认,泯灭人性,丧尽天良。
我今天就是死也要救出生身母,
你那一个娘胎爬出来的妹妹圣母娘。
少废话,快快放她脱苦海,
必然我的板斧可见血光”。

二郎神一看这软的不行来硬的,
咬牙切齿的直嚷嚷:
“你娘她大逆不道犯了天规,
就该她、被压在石头缝儿里受苦受罪受磨受难度时光”。
我替天庭惩罚她,
大义灭亲美名扬。”
沉香强压着怒火把话讲:
“呸。你狗嘴里吐不出象牙,非要把那恶人当,
这天规戒律你自己订,
欺软怕硬压善良。
有道是,自古华山一条路,
既然来了,我就要劈开一条新路救出娘”。

二郎神闻听发了怒:
“好你个毛黄牙嫩的小儿郎,
竟然敢、冒犯天威逞凶狂。
你舅舅我,呼风唤雨几十年,
赫赫有名的山大王。
今天让你小儿侮辱我,
先让你尝尝我的三尖两刃枪”。
说话间,唿的一枪扎过去,
铁刃相碰咣当当。
长枪好像那个风火轮儿,
枪刺枪扎枪挑枪撩枪打枪击舞的猖。
又好像荧光闪闪的流星雨,
云遮雾障水流殇。
枪头长了一双夺命的眼,
枪枪离不开沉香的面门,咽喉、臂膀、后腰前胸膛。
好沉香,抽腿埋头躬身防,
舒展长臂挡来枪。
轮圆了这把大板斧,
刀劈斧凿杨二郎。
只杀得,刀光斧影风沙起,
他是攻守防进很在行。

小沉香拎着这把开山斧,
削,劈,砍,剁炫荣光。
展,转,腾,挪那叫一个爽,
筑起铁壁与铜墙。
风不透、雨不漏,
越战越勇斗志昂。
斧起掀翻千重浪,
斧落带动风雨狂,
斧劈截断江河水,
斧扫苍山又残阳。
他一斧更比一斧猛,
一斧更比一斧强。
又使出神力劈向魔鬼的眉心处,
二郎神只有招架发了慌。
就听仓啷一声响,
咔嚓嚓,兵器脱手筛了糠。
再看这魔鬼亲娘舅,
他是浑身哆嗦、双臂发麻、两腿酥软头发胀,
臭汗,骚汗,冷汗,虚汗顺着那个脑门儿往下淌。
停下手来直喘气,
假装不敌小沉香:
“我说外甥你哪学来的艺?
我这老胳膊老腿儿不灵光。
你可不能跟你舅舅我玩这套,
这要传出去,你舅舅我的脸面很受伤”。
说着话,放下了长枪瘸着腿儿,
装作缴械来投降。
一步步挪到了沉香前,
一只手伸进了盔甲就掏裤裆。
这落败的恶魔使出了杀手锏,
突然间、取出宝莲神灯照沉香。
这宝灯放光可不是好事,
强烈的光灼把人伤。
沉香被这突如其来的强光这么一照,
一时间,头发晕、脑发怅、眼难睁、口难张,气难喘、痛难搪。
摔倒在地要遭殃。
二郎神冲着外甥幸灾乐祸透着奸笑,
就好像稳操胜券赢了沉香:
“你他妈的活在世上才几年?
我他妈的是块又蔫又辣又老的姜。
你他妈的这点本事还和我扎刺儿?
我他妈的让你今天就死在这华山上,
她他妈永远压在洞里无天日,
咱他妈说话算数就敢叫板把火戗。你信不信啊,,,,”。
逆境中,
小沉香听他大放厥词把牙咬的是嘎嘎的响,
运着丹田想主张:
“我不如佯装受伤死过去,
让他放松警惕放下宝灯收回枪。
然后我一个鲤鱼打挺夺宝物,
略施小计就把那个把二郎诳”。
沉香他屏住呼吸闭上眼,
纹丝不动手脚张。
二郎神果然上了当,
得意忘形,笑咪咪地左手夹着宝灯,伸出右手抓沉香。
小沉香,突然使了个剪刀腿,
噗嗵嗵扫倒了二郎土飞扬。
尘埃中趁势夺过了宝莲灯,
高擎在手照二郎。
二郎神失策中了计,
又被光亮灼了伤。
连滚带爬,抱头鼠窜就往那个云里跑,
一路上鬼哭狼嚎还骂爹又喊娘。
华山顶云开雾散红日升,
苍松翠柏百花香。
小沉香,运足了千钧力,
咔嚓嚓,山崩地裂一道光。
开山斧劈开万丈悬崖一条路,
黑风洞走出三圣母娘娘。
小沉香、扔下了板斧一声呼唤扑过去,
三圣母紧紧搂着那个沉香一串串的泪珠往下淌。
就好像涓涓不息的涌泉水,
更比拟奔腾到海话长江。
母子俩找回了尊严保住了灯,
忙下山相聚刘彦昌。
一家三口,相拥相抱相亲相爱家乡走,
他们共度幸福好时光。
这正是:
少年沉香,勇敢机智秀顽强。
惩恶扬善,历经磨难战魔王。
劈山救母,神话故事传天下,
竹韵声中,万古流芳。


 

  评论这张
 
阅读(313)|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